背景 传说中的下一代 iptables 的 nftables 已经出来了好长时间了。现在主流发行版的内核也都已经更新到了对 nftables 支持足够好的版本。 在2年多前我也初步体验过了 nftables ,当时写

前言 最近新项目重新评估了一下protobuf的C/C++ -> Lua binding 方案。之前,使用最广泛的 Lua binding 方案应该是 云风 的 pbc 。但是这个库已经是作者弃坑好多年

前言 最近开的坑有点多。有点忙不过来了所以好久没写Blog了。这个C++20的协程接入一直在改造计划中,但是一直没抽出时间来正式实施。 在之前,

之前搞 opentelemetry-cpp 的时候接触了下 bazel 构建系统。这玩意儿用起来有一点坑,特别是使用自定义编译环境的时候。 在使用我自己编译的很新版本的 GCC 和 clang+libc++ 的时候,涉及对l

前言 openssl 3.0发布好一阵子了,我的 atframe_utils 其实也挺早前就完成了对 openssl 3.0 和 boringssl 的适配。但是由于懒,一直没写这篇文章。在升级 [openssl] 3.0 和 boringssl 还是碰到了一些问题的,有

前言 偷懒了好久没有写分享了,最近的时间也是花费了很多时间大量优化了之前游戏服务器框架和组件的很多细节。其中,相对独立且同时也被其他的项目使用

前言 C++20 正式发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中 Text Formatting 是一个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新组件。它主要是解决了之前字符串格式化库 ( printf 系 ) 的效率问题和运行时安全的问题

背景 对大型项目来说,必然会有很多的依赖项。特别是现代化的组件都会尝试去复用社区资源。而对于C/C++而言,依赖管理一直是一个比较头大的问题。

可能是疫情的原因,GCC好久没发布啦。最近总于又Release了,还是大版本。并且三大编译器对C++20的支持也都七七八八了。所以特意立贴庆

背景 我们小区终于有联通线路啦,之前一直用的联通的手机号。它套餐满一定额度以后送一条宽带,本着不用白不用的精神,那必须不能浪费。还好我之前设置

前言 前段时间我用 Python 和 Mako 模板引擎重新梳理了我们项目中的一些重复的流程。重构了所有的RPC系统。这个工作其实完成了挺久了,但是迫于懒一直拖着没写